生活中不只有诗和远方,还有眼前你想不到的过敏原:甲醛_中国健康咨询网_移动互联网健康门户网站

生活中不只有诗和远方,还有眼前你想不到的过敏原:甲醛

作者:张洪涛,笔名“一节生姜”。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,研究领域:癌症的靶向治疗以及免疫治疗。著有科普读物:《吃什么呢?——舌尖上的思考》,《如果舌尖能思考》。

在我的微信朋友圈中,有一个嬿女士。 她每天在朋友圈秀的内容,一般就是工作和自拍。 但是,从去年10月份开始,她时不时就会秀一下过敏症状。 一开始只是打喷嚏、流鼻涕。进入冬季后,开了空调、关了窗,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。经过检查,诊断为过敏性鼻炎、过敏性结膜炎。
出现过敏症状,最有效治疗手段,就是远离过敏原。不幸的是,查不出嬿女士的过敏原是什么。 一生之中,她从未得过如此严重的过敏症状,虽然之前有时候在春天会有花粉过敏,但那只是季节性的问题,不可能发生在没有啥花粉的冬天。 虽然有药物可以控制症状,但是如果不能远离过敏原,那感觉就是两个神仙在打架,一边是过敏症状,一边是药物的副作用,凡人还是会继续遭殃。
过敏性鼻炎和过敏性结膜炎太严重,嬿女士只能用糖皮质激素控制。每次用药可以控制两天,但是无法维持,需要反复用药。 
就这样,嬿女士熬过了冬季,又熬过了春天,但是过敏的症状一直挥之不去。 直到有一天,过敏性鼻炎突然好了! 这是因为她之前买来的一张书桌终于被搬走了。这张书桌只要一打开抽屉,就能散发出刺鼻的气味。与店家交涉之后,店家终于同意退货,派人来取走书桌。 猜猜这张书桌什么时候买的?去年10月份。嬿女士回忆了一下,头天买来了书桌,第二天就开始打喷嚏、流鼻涕。 而这张书桌正好是去年买到,送来家里后她就开始出现了过敏症状!因为10月份还不是太冷,家里门窗还能大开,空气流通不错,症状还不是很严重。到了12月份,因为开空调关了窗,这书桌释放出来的气味就累积在房间里,才出现了严重的过敏性鼻炎、过敏性结膜炎!
对书桌过敏,听上去这是一个很好的逃避工作的理由! 但是很显然,有问题的不是书桌,而是这张书桌的材料。书桌里会有什么材料导致过敏呢? 甲醛! 
去年7月,阿里的一个员工因为白血病去世。该员工去世前居住的出租房,发现甲醛超标! 作为一种世界卫生组织 (WHO)所认定的一类致癌物,房间中的甲醛可能会诱发癌症,也会导致其他的疾病 很多人不知道,过敏也是甲醛可能诱发的疾病。一个在丹麦的调查发现,1~2%的人会对甲醛或者甲醛释放物过敏[1]。 新买的书桌,如果是木质的,并使用了大量的粘合剂,就会有甲醛!如果鼻子敏感的话,应该可以闻到很强烈的味道。 书桌里粘合剂使用的量不一样,释放出来的甲醛量就会不一样,而且每个人对甲醛的过敏程度不同,有的人比较严重,有的人可能比较轻微。如果看到孩子一到书桌边做作业,就开始无法集中精神,甚至打瞌睡,也可以怀疑一下是否书桌有甲醛的问题。 房间里除了使用粘合剂的木质家具、地板会有甲醛,其他的一些装修材料,如墙纸、涂料、“永久免烫”布料做成的窗帘等,也都可能使用会释放甲醛的胶合剂。此外,在一些香水,护发、护肤用品中,也会有甲醛。有研究调查了245种化妆品,发现58种含有甲醛,比例达到24%。所调查的化妆品中,有26种的成分中没有标明甲醛,但是其中的17个商品中都发现有甲醛或者可以释放甲醛的物质[2]。 在医学文献中,有不少关于甲醛过敏的案例,都跟理发店的工作有关。比如一名21岁的女性,已经在美发店工作了三年。最近三个月来,她的脸部出现了皮炎。一开始看的是普通皮肤科医生,诊断为感染性脓疱疮,使用局部皮质类固醇/抗菌药进行治疗,但是一周后发现无效,同时发现细菌培养检查为阴性。因为诊治无效,患者转诊了免疫科医生,但是对过敏原的追查一直不顺利,直到患者提到这样一个细节:感觉每次一进美发店上班,皮肤上的毛病就变得明显。对患者生活、工作中接触到的洗发、护发产品检查后发现,有两种洗发液含有让患者过敏的甲醛。 避免了这些含甲醛的产品,又进行了四环素治疗,患者的皮炎完全消失了。但是好景不长,两个月之后,患者再次出现面部乳头状脓肿。再次对患者当前使用护肤、护发产品进行检查,发现洗发液面霜里甲醛的浓度都达到或者超过40微克/毫升。面霜上对甲醛没有任何标示,但是洗发液的成分有DMDM乙内酰脲,这是一种防腐剂,可以释放出甲醛。
在停用这些产品后,患者的皮疹问题再次消失了[3]。 所以,生活中不只有诗和远方,还有眼前你想不到的过敏原:甲醛。 这种过敏原有时闻得见,有时闻不见;有时无形于空气中,有时却潜伏在护肤美容产品中。 如果周围的人出现了过敏症状,一定要仔细找找这个过敏原。 

参考文献:
1. Fasth, I.M., N.H.Ulrich, and J.D. Johansen, Ten-yeartrends in contact allergy to formaldehyde and formaldehyde-releasers.Contact Dermatitis, 2018. 79(5): p.263-269.
2. Hauksson, I., etal., Formaldehyde in cosmetics in patchtested dermatitis patients with and without contact allergy to formaldehyde.Contact Dermatitis, 2016. 74(3): p.145-51.
3. Linauskiene, K.and M. Isaksson, Allergic contactdermatitis from formaldehyde mimicking impetigo and initiating rosacea.Contact Dermatitis, 2018. 78(5): p.359-36


来源一节生姜授权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